旅游天气预报-全国天气预报-邛崃市气象网

旅游天气预报-全国天气预报-邛崃市气象网

http://www.cdqlqx.cn

菜单导航

四川广元:洪水将至,何以处之

作者: 黑光人 发布时间: 2019年11月22日 07:26:05

  中国气象报记者 段昊书 孙豪杰 通讯员 李高

  6月下旬至7月中旬,一条雨带形成并“滞留”四川盆地附近,导致该省北部部分地区降雨量较常年同期偏多两倍以上。尤其是在东临陕西、西接甘肃的广元市,不仅本地出现多轮暴雨过程,加上上游地区的凶猛来水,导致嘉陵江、白龙江等水位高涨。

  而当镜头聚焦在7月11日凌晨那短短三四个小时内——一场洪水,一张张面孔,一举一动……留下些许感动,也沉淀下几多思考。

  镜头一:深夜,雨渐急

  广元市昭化区昭化镇,千百年前,这里有着更为天下人熟知的名称——葭萌关。公元前316年的秦蜀之战、公元211年的刘备入川,均因占据此地才得以成事。凭借深厚历史文化积淀,昭化建成4A级景区昭化古城,这也是广元着力发展旅游经济的重点项目。

  有意思的是,古书称赞葭萌关“踞嘉陵而枕白水,诚天设之雄也”——却也正因为嘉陵江与白龙江在此会合,昔日的“易守难攻”,在今日埋下了伏笔。

  尚明洪还清楚地记得,7月11日零点过后,窗外的雨越下越大。而电视里播放的,则是法国队与比利时队的世界杯半决赛。

  作为村支书的尚明洪却没什么心思关注球赛。两天前(7月9日),他就收到了暴雨预警信息;镇政府还专门开会,要求各村严密监视雨情汛情,做“最坏的准备”。

  于是,尚明洪和各村民组长按照值班要求,加强巡查,提前做好转移群众的准备。

  3点刚过,负责巡查河堤的村民传回消息,河水已经开始漫出。尚明洪接到了镇长贾侍宏的电话。“快,准备组织转移。”贾侍宏的语气有些急切。

  此刻,在广元市,雨越下越急。市气象台气氛紧张,预报员死死盯着雷达回波图,并汇总各方搜集到的雨情水情信息。从9日起,市气象局就进入了暴雨应急响应状态。依照“属地管理、分级发布”的机制,各县气象局根据降雨落区情况,发布相应级别的预警信号,为防汛工作标出“重点”。

  这当中,昭化是重中之重。一是该区尚未设立气象局,二是两河交汇环境特殊,三是这里还有留宿的游客。根据侧重点不同,预警信息第一时间送抵负责不同领域的部门。防汛、交通、公安等部门等闻声而动,派人向昭化聚合。

  但尚明洪的工作进行得不算顺利。在村民组长王均的协助下,天雄村所有村民被叫醒了。但不少人还留在家门口驻足张望。毕竟,这里上一次遭遇洪水,还是1981年的事情。

  “水还没到脚脖子,和前几天下暴雨时差不多。人们都觉得水不会涨很高。”70岁的王锡友是经历过1981年洪水的老人。自6月下旬以来,这里已经下过两次暴雨,每次干部们都会提醒大家做好撤离准备。这让人多少有了点“狼来了”的感觉。“我就看看干部来了多少。如果人来得多,就说明事情大了。不用劝,大家就会跟着走。”

  在古城景区,住在自家经营茶馆里的李亚林出门,看到店面附近地势相对较高,尚没有积水。1981年时,他还在部队当兵,对那场洪水是“只闻其名”。于是,他又回屋哄着5个月大的孙子睡下,“这水怎么也涨不到我这里吧。”他嘀咕道。

  镜头二:3点半,水将至

  一轮紧接着一轮的强降雨,是致灾风险最大的。一方面,有前期降水“铺垫”,河流水位高,土壤含水量饱和,出现次生灾害的可能性大;另一方面,对于应对灾害的人而言,已经下了几场雨了,再下雨,还能那么大?这种疑问不仅村民有,广元市气象局局长邓小林参加防汛会议时,也曾有人向他发问。

  6月初,在四川省气候中心作出的气候预测中,已明确判断,因副热带高压强大且西伸明显,雨带将被阻塞在四川盆地西部以及西北地区东部。6月21日,市气象局向当地党委、政府及有关部门报送的《重要天气趋势预报》也明确指出,该市将进入多雨时段,可能出现持续性强降雨,部分地区出现暴雨。

  事后统计的数据显示,从6月21日至7月16日,广元的确出现了持续性连阴雨天气,其中,暴雨过程有四轮之多。7月9日至12日的这次过程,正是第三轮暴雨!

  而在当时,气象部门坚决而肯定的答复,让多数人打消了侥幸心理。

  11日3点半,在距离昭化镇38公里的青川县观音店乡,经营火锅店的赵晶和,放下了手里那扇已经被敲破的铜锣——沿河社区的100多人已经全部被叫醒,且做好了再次转移的准备。

  说是“再次”,是因为在6月26日、7月2日两次暴雨过程中,赵晶和他们就已经完成过两次转移。

  与昭化镇不同,观音店乡不临大河,但突如其来的山洪更让人难以捉摸其“脾气”。

声明:本媒体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